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转】北京时间 常熟"父杀子"案村民求轻判:曾替儿还债百万  

2017-01-20 20:23:01|  分类: 佛教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熟"父杀子"案村民求轻判:曾替儿还债百万

  • A+
  • A-
2017-01-20 08:45:58北京时间原创     
当朱水根得知朱志强的新赌债超过150万元时,彻底崩溃。凌晨,他用斧头砍向了曾溺爱一生的独子。

67岁的朱水根投案自首时,表情呆滞。

2017年1月8日,当朱水根得知朱志强的新赌债超过150万元时,彻底崩溃。次日凌晨,他用斧头砍向了曾溺爱一生的独子。

“老子杀了儿子!”消息瞬间在江苏省常熟市虞山镇三塘村“引爆”。村民们除了震惊,更多是替老朱不值。

“水根同志杀赌棍逆子,整社会风气。”村委会的信息公示栏上贴着村民们的心声,他们联名向警方请愿,希望能从宽处理老朱的“大义灭亲”之举。

【转】北京时间      常熟父杀子案村民求轻判:曾替儿还债百万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村民们在请愿书上签字印手印 图/常熟日报

杀子

常熟市区三环路旁边,坐落着一个三千多人的村庄——三塘村。此处二三十公里外就是中国最大的服装城——中国常熟服装城。

服装城带动了周边的附属产业链,比如三塘村下属的南浜村小组,随处可见大门敞开的小作坊,里面纺织机器不停作响。

隆冬的一个暖阳天,南浜村7组一幢民宅前,水泥地上晒满了被子、鞋子,还有干鱼。这是一幢两层的楼房,红色的外墙在村庄里很显眼。

2017年1月9日凌晨,这幢民宅的主人朱水根,在自家二楼杀死了44岁的独生子朱志强。

警方侦查这起案件时,村干部金荣配合警方作现场见证人,他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介绍,案发前一天晚上9点左右,朱志强回到家,朱水根盛了一碗粥给他喝,里面放了20粒左右的安眠药。

“朱水根就是想要儿子的命。”金荣说,次日凌晨,朱水根前往儿子房间查看情况,发现朱志强并没有死。

“他(朱水根)从家里找了一把斧头,先后对朱志强砍了三下,但朱志强还在动,他就用短绳子最后把朱志强弄死了”。

凌晨5点左右,朱水根报案自首。

金荣在配合警方见证侦查现场时看到,年过六旬的朱水根投案后并未表现出过多的惊慌,表情呆滞。

【转】北京时间      常熟父杀子案村民求轻判:曾替儿还债百万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朱水根将独生子杀死在自己家里 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溺爱

“老子杀了儿子”,消息如炸弹一般,在村庄引爆。人们不敢相信,在村里素有威望的老朱,竟然走了极端。

在三塘村村主任顾文云的印象里,“朱水根是一个好人,邻里乡亲都佩服他,他一辈子唯一错的地方就是从小溺爱这个独生子”。

“朱水根并不是一个轻易走极端的人。”王金喃和朱水根从小一起玩到大。他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朱水根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是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后来做了村集体企业的负责人,带领村民搞生产搞发展,为南浜村做出过很大贡献。朱水根退休后也是为全村人主事的人,“他很乐于助人,威望也高”。

南浜村7组的组长王春燕,比朱志强小两岁,两人从小玩到大。王春燕说,朱家以前办过一个五金厂,有两间大厂房,后来自己家也出租给了在当地打工的四户人家。“朱志强小时候就衣食无忧,家里经济条件比大多数同村人都好,从不缺钱花”。

“朱志强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不过没有用在正道上”,王春燕回忆说:“朱志强读小学的时候,就偷偷篡改成绩单骗他爸爸,他谎话连篇,初二还没读完,就辍学混社会了。”

朱志强的舅舅周和生也向“北京时间”证实了这一点,“他从来没有为家里干过任何事情,也几乎不回家,没赚过一分钱回来,不良嗜好满身”。

周和生说,朱志强结过两次婚,生了两个儿子,但孩子都是朱水根夫妇照顾,朱志强从不过问,也没给过一分钱。而两任妻子也都被他打跑,离了婚。

尽管这样,朱水根的多名家人向“北京时间”称,几十年来,家里从未因为朱志强犯下的错而为难过他,更没有过任何打骂。

但后来,他开始接触各种违反道德甚至触及法律的事,朱水根开始严加管教。“但那时候他已经是个大男人了,天天在外面赌博、借高利贷,朱水根想管但根本管不了”。

当地多名村干部称,当地依靠常熟服装城,小作坊很多,村里的富裕家庭不少,有些人赚了一点钱或家里有作坊,大部分时间没其他事干,打牌甚至赌博的现象很普遍。

在同村人眼里,朱志强就是一个好赌的“公子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尽干坏事”。

朱志强的一位朋友向“北京时间”提供了一段视频,记录了朱志强在KTV狂欢的情景。

画面中的KTV播放着劲爆音乐,十多个男人赤裸上身,手舞足蹈。朱志强走在最前头,脖子上戴着粗大的金项链,左右摇摆,沉醉其中。

“朱志强在外面很多时候过着这样逍遥的时光,这是他真实生活的写照。”朱志强的朋友称。

【转】北京时间      常熟父杀子案村民求轻判:曾替儿还债百万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朱志强(左一)曾经和朋友们在KTV包厢狂欢 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赌债

 赌博、欠高利贷,开口要钱就是几万,朱志强一次一次逼近朱水根原本委曲求全的底线。

“他在外面被逼到无路可走时才想起老爸,而回家就是伸手要钱。”王春燕称,近年来,朱志强的赌债每次都是数以万计,每次十万或八万,截至2015年之前,朱水根累计给朱志强偿还了七八十万元赌债。

多名村民表示,朱水根一直对这个独生子感到无奈,但很多事情仍委曲求全,才会帮儿子还债。其中很大原因,来自朱志强留下的两个儿子,作为爷爷他希望孙子别再走朱志强的老路。

2015年10月的一天,朱志强突然回到家,自称“大难临头,求父救命”。他告诉朱水根,自己在外面借了高利贷,一共欠下142万元,不还就难保命。这次,朱志强少有的在朱水根面前低了头,他说“再也不赌了,不改就出门撞死”。

各种认错求情之后,朱水根心软了,拿出了全家多年的积蓄,还向亲朋好友借了50多万,东拼西凑最后还清了这笔债务。

王春燕告诉“北京时间”,发誓要改邪归正的朱志强,只老实在家待了2天,第三天凌晨就又不见踪影了。“又跑出去赌了,没有任何音讯,过年也不见人”。

朱志强走后,朱家又恢复了另一种平静。但不平静的是,没了朱志强的身影,却隔三差五有讨债的人上门,要求“子债父还”。

周和生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有一次几个讨债人拿着朱志强的借条来到家里恐吓。“他们说不还钱就要打小孩,我们报警了但也没用,后来,讨债人又跑到家里来,说谁报案就要搞死谁”。此后,朱水根把孙子寄托在亲戚家里一个多月,不敢让孙子回家。

“还有一次,四五个讨债的人开了一部车停在村口,押着朱志强来家里讨债,没拿到钱又押着朱志强走了,非常猖狂。”周和生说,朱志强还有一次被讨债人软禁,朱水根曾带着10万元去解救。

案发前的五六天,讨债人的骚扰更为恶劣。

“在深夜或者凌晨,朱水根家的铁门被撬开,窗户玻璃被砸碎。讨债的人除了威胁恐吓,还时常坐在家门口,没拿到钱就不走。”王春燕回忆,“就在案发几天前,讨债人还拿着喇叭,在村里高喊‘子债父还’,喊了半个小时,后来有人报警才作罢”。

崩溃

 朱家人终日胆颤心惊,不堪其扰。这时,很多村民已经感觉到朱水根的异常情绪,“他看上去快要崩溃了”。

“经常一个人突然‘呵呵’地傻笑,有时还突然冒出一句‘我死了算了’,有时候给村里人散烟时也突然说‘我这是最后给你散根烟抽啊’”王春燕称,那时候,村里人以及老朱的家人都在劝他不要过于压抑,也劝他再给朱志强最后一次机会。

朱水根最终听从了劝导,他答应最后一次挽救朱志强。

朱水根给同村的葛伟良打了个电话,“(上门讨债的事)不得安宁,你帮我看看怎么弄”。

葛伟良接到电话后,就邀了几个村民一起,准备和讨债人谈判。

1月8日下午1点半,几名讨债人拿着4张借条再次来到朱水根家里。“四张借条一共18万元,上面只写了欠多少钱,没有写利息多少。”葛伟良告诉“北京时间”,“我当时跟讨债的人说,你们把钱借给他(朱志强),没长眼睛啊,他是没有偿还能力的人,我说老朱(朱水根)也是爱面子的人,还是想再挽救一下儿子”。

“谈判时老朱坐在那一直在陪笑,希望讨债人答应分期还款。”葛伟良称,“最后,双方谈好先还10万元,明年再还8万元,但对方又说还有2万元利息,老朱说等朱志强回来再核实”。

当天晚上9点左右,朱志强回到了家。“朱水根就问朱志强2万元利息的事情,还问到底还欠多少高利贷,结果一算,一共要还117万,老朱一下就蒙了。后来继续追问,朱志强的赌债一下又超过了150万元,老朱彻底崩溃了。”葛伟良说,“这样的儿子真是害人啊。”

王金喃也向“北京时间”称,朱水根最后崩溃在朱志强的赌债超过150万元的时候。“之前说到117万元的时候,朱水根都说打算帮他还,并向亲朋好友凑足了60万元准备还债,另外将近60万元的债明年再还。”

次日凌晨,朱水根在自家制造了杀子案。

葛伟良气愤地说:“两名讨债人在案发第二天,仍跑到村里来查看情况,打听了半天才离开。”

“他(朱水根)在现场指认了作案工具,被带走时跟警察提了两点请求,一是希望警方找到那些讨债人,严查是否涉及违法高利贷,二是希望警方能保证他家人的安全,不再受讨债人的恐吓。”案发后配合警察刑侦作现场见证人的金荣对“北京时间”称。

请愿

在三塘村村委会的信息公示栏上,一张写有“水根同志杀赌棍逆子,整社会风气”的纸条被贴在玻璃上。

【转】北京时间      常熟父杀子案村民求轻判:曾替儿还债百万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村委会公示栏里,村民把朱水根“大义灭亲”的纸条贴在玻璃上 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朱水根被警方带走后,南浜村全村两三百人自发前往朱水根家里签字书写请愿书,希望法律能对老朱从宽处理。

“他毕竟还有两个孙子,爷爷一手把他们养大成人,现在一个刚毕业还没参加工作,一个还在读书,家里不能没有顶梁柱。”

三塘村村主任顾文云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别的村小组也自发找到朱水根的家人,在请愿书上签名,案发后两三天,整个三塘村有三千多村民在上面签名,请愿书已经送到警方那里”。

朱水根的老伴双手捂脸趴在饭桌上,一言不发,身旁的家人对“北京时间”称:“没有想到他(朱水根)会走极端,朱志强也是被赌债和高利贷害了,搞得家里鸡犬不宁,你说谁家能受得了?”

【转】北京时间      常熟父杀子案村民求轻判:曾替儿还债百万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朱水根的老伴趴在桌上双手捂脸不愿多谈,家人称没想到他会走极端 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关于我父亲,我没有什么印象,这么多年都没说过话,他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分钱,都是爷爷代替了父亲的角色。”朱志强的儿子说,“父亲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但我没想到爷爷会做傻事”。

“北京时间”了解到,目前当地警方正在侦查这起案子。三塘村多名村民还向“北京时间”证实,就在1月9日案发之后的次日,同样在虞山镇的长瑞村,一名村民因高利贷利滚利滚到500多万元,当日在家喝农药自杀。

对于这起人伦惨剧,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律师表示,由于儿子长期不孝,未履行家庭义务,还因长期欠下巨额赌债,给家庭造成严重负担,这应该算是导致惨剧发生的原因。

徐昕认为,老人走了极端,涉嫌故意杀人罪,应当承担相应的处罚,这是需要明确的。而村民的请愿书,不能成为减刑的依据,请愿书本身只是承载着百姓的声音。

但由于儿子确有过错,再加上老人年事已高,这也是村民请愿中所表达的声音,法律层面可以考虑从轻或减轻处罚。

北京时间原创 尹志艳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