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转】北京时间 老汉囚禁奸淫女子达两年 解救时人已失语  

2017-03-31 18:55:44|  分类: 恶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汉囚禁奸淫女子达两年 解救时人已失语

  • A+
  • A-
2017-03-31 13:44:45中国青年网     

【转】北京时间     老汉囚禁奸淫女子达两年 解救时人已失语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两年多了,女子(右三)终于在媒体与警方的合力解救下走出被“囚”之地

当时上午,东方今报接到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新闻线索:开封杞县左洼村的一户宅院里,60多岁的老单身汉王栾(音),囚禁一名20多岁的妇女长达两年之久!当天下午6时,东方今报、河南电视台法制频道联合开封市杞县警方,将这名被困女子成功救出。东方今报见习记者李昌记者沈春梅实习生付雨涵记者袁晓强

爆料女子负气离家出走被老汉囚禁两年多

那时,在前往开封杞县的东方今报热线车上,知情人孟女士向记者讲述了这个她耳闻目睹的一桩令人匪夷所思之事:

“白净、俊俏,但看人眼神里却透出一股怯意。”这是被囚禁的女子留给孟女士最深刻的印象。2010年4月5日,到杞县湖岗乡左洼村探亲的孟女士,趁着邻居王栾不在家时,亲眼见到了这个被亲戚议论多日的女子。

“她的脸白生生的,可半边脸都是乌青的,身上竟然一丝不挂。”孟女士说,当时她只在小屋子旁边呆了几分钟,就有人出现在身后,她来不及搭话便匆匆退出。

孟女士的亲戚是这样跟她讲述:2009年的种麦时节,女子老家在开封尉氏,因跟家人吵架负气出走,后来到了左洼村。那天傍晚,在左洼村老单身汉王栾的哄骗下,流落街头的她只好住进了王栾家。起初,王栾对这名女子还算不错,可过了一星期后,当她表示思念家里的孩子想要回家时,王栾将女子反锁家中,并用家养的狗来守着门。为了防止女子从家偷跑,王栾扒光了她的衣服,还经常用暴力手段警告她不许回家。就这样,王栾囚禁了女子长达两年多。其间,孟女士的亲戚经常在夜里听见被囚女子的惊呼惨叫。

行动全媒体记者联手警方解救女子

记者带着知情人孟女士,来到了杞县湖岗乡派出所。

派出所副所长范国松得知记者来意后表示,决定等上级机关派来援手。

在记者建议下,范国松到附近居民家里找来几件衣服,并抱来一床被子。

杞县公安局副局长李传芝带领10名防暴队员和5名治安员来到了湖岗乡派出所。

“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我们应该先派出一组人去打探情况,摸清住户的地形,防止其从后门溜走,但绝对不能打草惊蛇;另外,据知情人反映,女子被关的地方有狗,但是几条尚不清楚,要做好防护工作……”

直击女子腿变形长发凌乱人已失语

在知情人孟女士的引导下,解救团队一路飞奔,赶到了左洼乡单身汉王栾家的院落前。

民警迅速封锁了通往王栾家前后的道路后,李传芝带领一名女警打开了被铁棍闩着的院门,率先冲进屋内。

“我们进去的时候,她就躺在床上,身上穿着挺薄的衣服,屋里有几只鸽子。看屋里的情况,她应该是屎尿都在床上。”李传芝告诉东方今报记者,“她一开始没啥反应,后来我们说是公安局的,是来解救你的,她才把衣服穿上”。

李传芝和女警为屋内女子穿好带去的衣服后,打开房门将她搀扶了出来:她的身形瘦弱佝偻,双腿似乎失去了行走能力,只是依附着身边两人搀扶的力量在行走,一条腿已经变形。她的长发乱糟糟的,已经卷成一团,垂在眼前,看不清容貌,但从其露出的嘴巴可以看出,她至少缺了两颗门牙。

这难道就是知情人所说的那个白净、俊俏的女子?两年多的时间,她究竟经历了怎样的非人待遇?

在围观群众的一片唏嘘声中,女子被搀上了警车,整个解救过程只有短短几分钟。

“你别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多大了?想不想孩子?”在开往县公安局的路上,无论记者怎么询问,被解救出来的女子回答记者的始终只是一个字“啊”。

她已失语。

女子坐在车上,垂着头,身上散发着鸽粪的味道。李传芝说,她马上安排女警带着女子去洗澡。

可叹她“被”当做单身老汉的媳妇儿

然而对于这名外乡女子被囚,王栾的邻居们却是如此回应:女子来到村里时,精神就已经不正常。单身汉王栾“好心”将她收留。

对此,民警说,如果真像村民们所说,王栾明知对方是精神病患者而与之发生性关系,就已经构成强奸。

正当此时,两名民警将王栾带回他家院落锁门。面对民警和记者的突然造访,王栾似乎并不感到吃惊害怕。他首先想到的竟然是院子里养的牲口:“别让我的羊跑出去!”王栾锁上门,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他是我捡来的媳妇儿。”王栾说,他不知道女子的姓名和具体年龄,但他认定女子是自愿和自己过的,“不信,你们可以问她”。

而王栾不知道,在回去的路上,在安全的警车里,在一名东方今报女记者柔声细语的陪伴下,那个和他“自愿”过了两年之久的女子,始终都在颤抖。她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说不出。也许,在她的眼里,我们每个人都会对她构成威胁、造成伤害。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